家中的佛像与香炉应怎样整理呢?星云法师告诉你....
精彩推荐
台湾VIP界达人专访首部曲
台湾VIP界达人专访首部曲VIP传道者-李东融其实外观系改装就像烹饪一样:「只要用心,人人都是食神!
台湾VMFive与日本最大手游媒体合作,成立一分Play试玩
台湾科技新创公司 VMFive Inc. 研发的「AdPlay – 手游下载前即时试玩」云端服务,与
台湾VR-AR协会正式成立,要让本土VR-AR实力在国际发光
台湾虚拟及扩增实境产业协会今天在华山文创园区正式成立,并邀请到 LUNA 计划发起人「宝博士」葛如均
台湾VR电影董仔的人 打进纽约翠贝卡影展
台湾影坛探索虚拟实境(VR)有成,VR 电影「董仔的人」入选第 18 届纽约翠贝卡影展沉浸式作品单元
台湾VS义大利:艺术思维的剖白专题
本文由 珮琳 撰文《公司简介》伊欧设计建构一座桥樑,开放一段人类与空间两端的亲密对谈,让空间不再只是
台湾Youtuber「收入前10名」排行榜曝光!蔡阿嘎年收千
先前网红「冏星人」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上,公布了她靠YouTube所赚得的收入,而网友后来也依
主页 > 绿色期刊 >【主题故事】码头谋生肩挑万担 半世脚不离船 >

【主题故事】码头谋生肩挑万担 半世脚不离船

发布时间:2020-06-12 04:11 访问次数:316

很多华人先贤南来谋生,第一份工作是码头工友,一般俗称估俚或苦力。随着时间流逝,人事几翻新,这一代人几乎就要遗忘这个行业的存在了。


【主题故事】码头谋生肩挑万担 半世脚不离船

站在马六甲红屋前看游客打卡拍照,乘坐花枝招展的三轮车游览古城,一团团观光客跟随导游参观鸡场街,你得运用想像力才能回想它几百年前的样子。

红屋前的马六甲河,在数百年前曾是非常繁忙的港口,也是世界各地商人聚集及贸易中心点,由于当时需要非常多的人力来搬动货品,因此也吸引许多贫穷的人到码头当工友,以劳力赚取生计。舯舡来来往往,将停泊货船的货物运到港口,而聚集在码头的估俚,则搬抬货物上岸运到仓库。

估俚,马来文写作kuli,是英文coolie的音译,意指劳工,华文也称“苦力”,泛指旧时印度及中国无技术廉价劳工,通常在码头及工地负责搬运装卸的粗重工作。

【主题故事】码头谋生肩挑万担 半世脚不离船林志诚(鸡哥)(左)导览讲述马六甲估俚生态有趣的历史故事,右为马六甲估俚文物馆主持人曾台成。

参加由人间烟火与探呷导览林志诚(鸡哥)合作的“马六甲估俚生态”文创导览,一行人沿着当年估俚每天走的路线,从估俚间走到咖啡店、码头、茶店、酒庄,仿佛穿越时空看到百年前的古城,以及那些离乡背井来到这里讨生活的华人劳工。

【主题故事】码头谋生肩挑万担 半世脚不离船曾台成示范码头工友搬运货物,当时每包货重达100公斤。外国商船进出估俚起货卸货

马六甲估俚公司的历史大约有一百五六十年,原本有3间估俚公司:洪顺堂、龙山、协发,后来合并为协龙顺。

【主题故事】码头谋生肩挑万担 半世脚不离船码头工友负责人当年使用的这个超长算盘,十分罕见。

过去,估俚集中住在估俚街(Jalan Kampung Kuli),街口的隆安咖啡店是喝茶吃早餐的地方,一杯香浓南洋咖啡乌是劳工精力来源,据说为了让kopi更香浓,添加淀粉和牛油,能增加饱腹感。吃完早餐,估俚们便结伴走去码头开工。现在已美化的马六甲河只有游览船,从前这里舯舡穿梭不停,进出河口到海上卸货,十分繁忙。

从前估俚搬运些什幺货物呢?外国商船来到马六甲码头,主要输入的货物计有中国杂货、泰国饲料、西欧肥料、印度盐等,而马六甲输出橡胶、香料等原产品。导览鸡哥在中学假期,也曾在马六甲码头当搬运工,算是客串当估俚。据他回忆,90年代的马六甲港口已大大不如从前繁忙,很多印尼货船运来当地原料和香料,然后把大马的美禄和鸡蛋载回去。

白日赚血汗钱 收工鬼门关作乐

估俚早上出门工作,午餐通常随便就地解决,有的自带饭盒,有的向聚集码头的流动小贩买碗粥或汤面吃。巴生着名肉骨茶是早年当地码头工友吃的食物,马六甲估俚则是吃蚝干粥补充体力。一般估俚缩衣减食,为了多存些钱寄回家乡,是以平日吃得简单,只有在过年过节才吃得丰盛些。

当年华工长期保留着喝茶的习惯,喝茶更是码头估俚在炎热太阳下工作的消暑方法。马六甲仍存在的老茶庄之一高铭发茶庄创建至今已有八十多年历史,主营福建茶也销售六堡茶,主要供应给茶楼、小食店、杂货店等。

【主题故事】码头谋生肩挑万担 半世脚不离船估俚休息及吸食鸦片的鸦片床,陈列在峰山宫里,墙上挂着孙中山像。

从前估俚白天工作辛劳,收工后要寻乐就会跨过俗称“鬼门关”的铁桥,从板底街来到新街。这儿是曾经有传统戏院、青楼、鸦片楼的乐园,当年温柔乡销金窝的遗迹,今天仍可以从周遭各处的金铺看得出来。位于新街超过90多年历史的新协兴酒庄,至今仍在营业,店里除了洋酒,也有很多补身的中国药酒,从前颇受苦力欢迎。

估俚文物馆 染恶习晚景凄凉

2017年,马六甲峰山宫估俚文物馆正式开放,让民众透过这一间超过200年历史的文物馆,来了解码头工友在过去近一世纪的生活。位于估俚街的文物馆前身是估俚间,也是清水祖师神坛,是一栋历史悠久且充满传奇特色的建筑。其外貌结构像一艘船,意喻早期华工乘船渡海南来,在码头卸货谋生,再也离不开船。

69岁的文物馆主持人曾台成是其中一位“末代估俚”,年少时跟随其父入行,1978年马六甲河从前曾是非常繁忙的港口,由于当时需要非常多的人力来搬动货物,因此也吸引许多估俚到码头讨生活。加入大公司,属于基本会员,一直做到90年代末。因环境变迁,马六甲码头工友联合会于2000年正式解散,从此再无码头估俚。

一般人的印象中,估俚出卖劳力干粗活,工资微薄,但曾台成道出这是误解,事实并非如此,当一个码头工人,好过3个经理的收入。估俚们分成5个阶层:在额、大工、替工、散工、公司工。当时普通工人月收入约100元,银行经理500元,可是一个在额月收入1000元左右,属于高收入的一群。一旦在额会员逝世,可获得公司赠500元棺材本,以及40元帛金。在额年老欲回唐山告老,公司则赠送他500元,另外40元顺风钱。然而,估俚收入虽然丰厚,多数染上鸦片、赌博或饮酒恶习,因此晚年潦倒。所以有句闽南俗语说:“估俚头,乞呷尾”,意思是当估俚的晚年都很凄惨潦倒。

峰山宫里每个角落和设计蕴含玄机,也记录苦力们当初的生活,除了日常生活用具、找吃工具、打水冲凉煮食的水井,还有暗藏机关的鸦片床等。曾台成努力保存着文物馆的一切,也亲自义务导览,欲参观估俚文物馆,可联络曾台成:012-6789191。

报导、摄影:谭络瑜

更多报导:【主题故事】觅迹“锡 ”日辉煌 淘洗悲欢

上一篇:
下一篇: